kj02本港台现场报码
www.888tm.com【盘点】细数那些账金很多却还不起债
发表时间:2020-01-26

  7月19日晚间,辅仁药业公告称,原定2018年度红利派发股权登记日为2019年7月19日,除权(息)日为2019年7月22日,现金红利发放日为2019年7月22日(共计派发现金红利6271万元),因资金安排原因,无法按照原定计划发放现金红利,所以取消。

  辅仁药业2018年净利润达到8.89亿且一季度盈利2.15亿,且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公司货币资金期末余额18.16亿元。坐拥超18亿货币资金却拿不出6000万分红资金。

  辅仁药业、獐子岛、康得新、康美药业、抚钢……不论是规模还是体量,近些年来的财务造假事件都处于膨胀上升的趋势中,面对上市公司动辄上亿的虚增利润,证监会每每顶格处罚都只有数十万,这样的处罚让很多市场参与者觉得不相称。

  也正是这样,重利可能会使不少企业为了重礼不惜铤而走险。那么,为了避免“踩雷”,投资者自身的“辨雷”能力就得被迫提升。于是,反做空研究中心此文就盘点财务造假的上市公司们中最有特色的TOP8,他们是“中国第一”飞乐、“重组忽悠”鞍重、“专业造假”新绿、“造假不求人”中讯邮电;“金额最大”康美、“时间最长”抚钢、“怪诞理由”獐子岛、买马65515,“大资不抵小债”康得新,希望能帮助大家。

  截止7月31日,2019年虽然才过了两个季度,但是上榜案件已经有四家公司,分别是——康美、抚钢、獐子岛与康得新。

  2019年整个5月期间,国内股票市场上最大的“黑天鹅”就是康美药业的“300亿财务造假”事件。甚至说,整个中国证券史上都难找到其他案例体量能与其比肩的。

  4月30日,康美药业发布了2018年年报,紧接着就发布了《康美药业关于前期会计差错更正的公告》,公告里描述了康美药业因“差错”而没了300亿现金的故事。

  4月30日,就在康美发出更正公告后当天,康美就收到了上海证券交易所对公司前期会计差错更正的监管工作函,要求康美认真自查和核实有关情况,充分披露相关信息;

  5月12号,上交所又下发了《关于对康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年度报告的时候审核问询函》,要求其披露相关追问事项;

  5月17日,证监会通报对康美药业调查的进展,称康美药业披露的2016年至2018年财务报告存在重大虚假,一是使用虚假银行单据虚增存款,二是通过伪造业务凭证进行收入造假,三是部分资金转入关联方账户买卖本公司股票;

  5月17日晚间,康美药业发布公告称,公司股票将在5月20日停牌一天,21日股票简称由“康美药业”变更为“ST康美”;

  面对“带帽ST”股价的断崖下跌,康美于5月28日晚月发布了回复。在公告中,康美承认了自己打三个方面的问题:

  ·承认使用不实单据和业务凭证造成多计银行存款及收入、未如实反映款项支付等情况,劣迹金额达299.44亿元。

  ·承认有将资金转入公司关联方账户买卖本公司股票的行为。其他应收款余额中包括其自查的向关联方提供资金余额88.79亿元,涉及普宁康都药业和普宁市康淳药业两家关联公司。

  ·承认有内部控制、财务管理等方面的问题,包括违反了公司日常资金管理规范及关联交易管理制度的相关规定、财务核算未能反映公司实际财务状况、公司治理层及内部审计部门对内部控制的监督不到位等。

  也就是说,经证监会和上交所审查,康美药业被最终确认在2016至2018年的财务报告中存在重大财务造假行为,涉案金额超过300亿元。造假的方式以涉嫌使用虚假银行单据虚增存款、通过伪造业务凭证进行收入造假、部分资金转入关联方账户买卖本公司股票三项为主。

  2018年1月31日,抚钢发布《关于公司前期财务数据重大调整及停牌核查的公告》,公告中提到,经抚钢自查发现,公司存在存货等实物资产不实问题,可能涉及公司以往年度财务数据重大调整,公司已向上海证券交易所申请停牌;另外强调了公告的重大事项所涉内容可能导致公司2017年及调整后以前年度出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负,连年亏损,且净资产为负的情形。

  “连年亏损?”、“净资产为负?”这样的事要是被证实,财务造假和强制退市就离抚钢不远了。此消息一出,市场一片哗然。证监会也马上行动。2018年3月21日,证监会下发《调查通知书》(沈稽局调查通字[2018]251号),称因抚钢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

  2019年7月8日,证监会发布了《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证实了抚钢财务造假8年的事实。

  证监会在《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中称,ST抚钢在2010年至2017年间连续8年的时间里,均存在不同情况、程度、方式的财务造假行为且累计虚增利润达到19.02亿元。

  对此,证监会责令ST抚钢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的罚款。对赵明远、单志强等7人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0万元的罚款;对邵福群、王朝义等23人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10万元罚款;对徐庆祥、赵振江等15人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5万元罚款。

  也就是说,使命召唤手游大逃杀模式特殊武器介绍 金色武器。连同证监会对抚钢公司的罚金一同计算,45名高管加上公司一同,财务造假8年的实际累计罚金才515万元,如果不计算公司的罚金,平摊在每个人头上的罚金只有11万余。对于这些上市公司的高管来说,这样的处罚力度,或许难伤其分毫。

  而且因为抚钢在立案调查的一年三个月间,已经于2018年底成功实施了重整,摆脱了债务危机,而且在沙钢集团进入后,一年不到就扭亏为盈(从资产负债率117%到小于50%),重回良性发展轨道。再加上,特钢行业对国家高端制造业的重要意义,以及国家扶持的汽车、能源、国防军工等下游需求的释放,高端特钢发展的动力自然强劲。

  于是就在处罚下达的第二天(7月9日),ST抚钢以每股3.12元收盘,较前一日上涨1.96%。

  虽然第一财经等媒体认为,财务造假事件后续对相关责任人进一步的处罚,会对股价造成持续影响,甚至说越来越严的监管风险下甚至不能排除抚钢会面对退市的情况,但从眼前的股价行情来看,大多数股民的态度还是比较积极的。

  獐子岛是一家水产养殖的上市公司,财务造假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养殖的产品是不是还在。如果有了财务漏洞,需要解释损失,就说养的扇贝跑路了,如果需要资金或者是要发财报,需要“成绩”显摆,就说扇贝又回来了。

  2018年1月,獐子岛发布了2017年业绩预告的的修正公告。公告中称由于扇贝存货出现异常,导致公司2017年的业绩由盈利9000万至11000万元,大幅下调为亏损5.3亿元至7.2亿元。

  最终,这起“扇贝跑路”事件引起了监管层的关注。2018年的2月9日,证监会针对此事展开了立案调查。

  在证监会经过500多天的调查后,这事终于有结果了,獐子岛坐实财务造假。调查结果显示,獐子岛2016年分别虚减营业成本6,002.99万元和营业外支出7,111.78万元,从而导致当年年报虚增利润1.31亿元。而经过追溯调整后,獐子岛2016年的实际净利润为-5,543.31万元,业绩由盈转亏。

  故技重施,獐子岛在2017年的年报中表示,獐子岛因核销资产及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导致超7亿元的亏损。但无论是核销海域还是减值海域,都存在大量已在以往年度采捕过的面积,从而虚增了营业成本、营业外支出以及资产减值损失。换句线亿是以虚减利润的为目的而存在的。打好了亏损“基础”后,獐子岛在2018年成功实现了扭亏为盈,净利润3210.92万元。

  7月10日晚间,獐子岛披露了证监会下达的行政处罚告知书,其中对獐子岛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董事长吴厚刚、副总裁梁峻、董秘孙福君、首席财务官勾荣给予警告,分别处以30万元罚款,并分别采取终身、10年、5年和5年的市场禁入;对赵颖等20名人员处以3万元至20万元不等的罚款。

  对于人均罚款14万余的低付出,吴厚刚还表示公司和被罚管理层都将进行申辩,并表示“只要能挺住,这个代价可以通过未来的努力换回来”。

  不过从獐子岛2019年一季度净利润亏损4314.13万元,同比下滑379.43%;2019年度需偿还高达25.76亿元的借款额来看,“换回来”之路任重道远。

  獐子岛引起特殊性可以将财务漏洞归咎于“扇贝跑路”;康美药业由其行业特性可将财务漏洞归咎于“清点问题”,但终究“纸包不住火”,问题都会浮现出来的。

  2018年10月23日,康得新发布2018年第三季报,财报显示康得新账上有150亿现金余额,27.9亿元理财资金。但随即,2019年1月,康得新两只短债“18康得新SCP001”、“18康得新SCP002”分别于1月15日和1月21日违约,没能够按时兑付15亿元短期融资券本息(在有150亿现金余额的基础上)。

  于是,深交所马上于1月16日发出问询函,要求康得新说明账面资金是否受限,是否存在财务造假问题。

  1月21日,康得新公告称,公司两期超短融券已实质违约,出现部分债权人冻结公司银行账户情况。因主要银行账号被冻结,康得新触发其他风险警示,名称变为“ST康得新”;日跌涨跌幅限制5%。并且称公司存在大股东占用资金(康得新的控股股东为康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24.05%,实控人和董事长皆为钟玉)的状况。

  4月30日,康得新披露2018年年报,年报中表示公司账面货币资金153.16亿元,其中122.1亿元存放于北京银行西单支行。但马上,北京银行西单支行于5月7日回函称“账户余额为0”(因控股股东康得集团与北京银行签订的《现金管理业务合作协议》,康得新子账户金额会自动转入康得集团母账户)。

  这一下,康得集团董事长、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钟玉,就因涉嫌犯罪被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了。

  7月5日晚间,康得新发布公告,称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拟决定对康得新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钟玉、王瑜、张丽雄、徐曙、肖鹏等给予警告并处罚款;拟决定对钟玉、王瑜、张丽雄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公司股票可能被实施重大违法强制退市,7月8日起停牌。

  账上资金150亿,却还不起15亿的债,历史总是在重复,我们开篇说的辅仁药业不也是吗?只是辅仁药业18亿货币资金还不起6000万分红资金的数据,排不上榜首而已。

  在2019年之前也有很多财务造假事件引起大家的广泛关注,比如:亿安科技、蓝田股份、www.888tm.com,郑百文、银广夏、金亚科技、绿大地、万福生科、昆明机床、三聚环保、雅百特等,大大小小的财务造假案件,要说起来还真有点费劲,于是反做空研究中心也从老前辈们中挑选了四个有特色的,分别是:鞍重股份、飞乐音响、新绿股份和中讯邮电。

  虚构利润在财务造假案件中是很常见的,但在公司进行重大重组中进行财务造假倒是个特殊的存在,值得和读者分享一下。

  2015年11月,鞍重股份公布并购重组预案,九好集团计划作价37亿元置入上市公司,按照净资产计算预估增值率达到768.99%,这么高的增值率让人震惊,监管机构也震惊了。

  于是,2016年5月至6月间,鞍重股份、九好集团都先后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

  原来,浙江九好办公服务集团有限公司为了重组上市(或是为了“借壳”鞍重股份),与鞍重联手进行“忽悠式”重组,意图通过各种手段虚增巨额收入和银行存款,将自己的“有毒资产”洗称“良好资产”,高增值融进鞍重股份。在此过程中,两位主脑还令审计机构利安达会计师事务所、法律服务机构天元律师事务所、评估机构中联资产评估集团有限公司、独立财务顾问西南证券及其从业人员等未能勤勉尽责,为其不可告人的目的,为其出具虚假证明和报告。

  2017年4月,证监会依法查处了包括鞍重股份、九好集团、九好集团股东、九好集团实际控制人的一致行动人在内的33名责任主体。对组织、决策实施财务造假的九好集团实际控制人郭丛军等人采取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4家中介机构分别给予顶格处罚。

  在这份忽悠式重组案件中,涉及造假金额达37亿,是当时造假体量的头部公司,当然,案件被曝光之后,鞍重股份也成为了2016年A股跌幅第一的公司。

  当然,重组途中造假的还有江苏雅百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虚增收入5.8亿元,虚增利润2.6亿元)、佳木斯电机股份有限公司(虚增利润1.98亿元)以及浙江晨龙锯床股份有限公司等。

  笔者在从事证券工作之后,了解中国股份制上市公司之后认识的第一家公司------飞乐音响,同时也是中国第一家股份制上市公司,还曾在1986年11月14日被作为礼物赠送给外宾。

  2018年6月12日,上海飞乐音响发布《关于收到上海证监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的公告》显示:上海证监局查明,2017年前三季度,上海飞乐音响部分工程施工项目收入确认依据不足、部分工程施工项目完工百分比会计估计存在偏差,虚增营业收入、净利润,导致其2017年半年报及三季报财务信息存在虚假记载,未能真实反映公司的财务状况和经营成果,尤其指出,上海飞乐音响2017年1—9月营业收入至少比此前数据减少17.42亿元,随后,证监会对其采取了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紧接着,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布《关于对上海飞乐音响股份有限公司及有关责任人予以纪律处分的决定等公告》,因上海飞乐音响存在重大会计差错,导致2017年半年度报告、第3季度报告披露不线年度内控报告被出具否定意见。

  2019以来,飞乐更是“麻烦”不断,先是通过全额计提商誉减值,使得2018年业绩亏损33亿元而被上交所下发年报问询函,其后又因存在“虚增营业收入、净利润”收到上海证监局下发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

  7月3日,上海飞乐音响发布了《关于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的公告》,飞乐财务造假事件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受此影响,飞乐股价持续下跌。7月4日收盘时报价3.49元/股,已经较前一日下跌6.93%,但到了7月11日,飞乐股票价格已经跌到3.16元/股。

  截止到2019年7月31日,这位素有“中国第一股”之称的飞乐已经跌到了3.53元/股,连最高位时期(1991.8.23,100.40/股)的百分之一都没有,线.新绿股份:专业化财务造假

  成立于2005年的新绿股份,是一家以养殖、《爱情公寓5》“穷律师“张伟舍不得开的小轿车,屠宰、深加工、销售为一体的综合性大型牛肉食品加工企业。

  2015年8月至11月,新绿股份向新三板提交招股书并公开披露,从后来证监会发布的信息显示,此时新绿股份的多份公开披露的文件就已经存在虚假记载了。据证监会调查,招股书公开披露的文件中通过虚构与收入相关的经济利益流入的方式,虚增主营业务收入7.25亿元,占公开披露金额的53.03%。

  其中,虚增2013年主营业务收入虚增2.66亿元(占公开披露金额的53.77%)、2014年主营业务收入虚增3.01亿元(占公开披露金额的46.49%)、2015年1至4月主营业务收入虚增约1.6亿元(占公开披露金额的70.29%);对同期利润总额影响数分别为4246.79万元、5037.76万元、2631.05万元,占公开披露净利润总额的71.46%、74.19%、121.19%。这造假数据的占比,大的令人咂舌。

  另外,据证监会调查显示,新绿股份通过有计划、有组织地实施收入造假,持续伪造与收入相关的银行收款,造成与收入相关的经济利益持续流入的假象,达到虚增收入的目的。造假的直接动机是完成对赌协议约定的业绩,建立长期的、系统的造假账务处理及考核流程。

  这一系列操作简直是流水化、系统化造假工厂的即视感啊,甚至新绿股份还以《泗水上市工作流程交接报告》作为造假工作指南,有步骤地根据虚增目标进行造假,并按月度对财务人员造假完成情况进行考核;私设税务账、上市账和内账三个财务账套等。真是让人不寒而栗。

  就是在这样的流程化作业下,新绿股份2015年年报虚增主营业务收入3.69亿元,占公开披露主营业务收入的48.21%;按披露的毛利率测算,对2015年利润总额的影响数为5497.46万元,占披露利润总额的86.67%。

  而新绿股份的造假过程之眼睛,以至于到了2019年5月17日才最终在新三板摘牌。而这样的行为在2019年7月19日,证监会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新绿股份的出发才是给警告和60万元罚款,对13人相关责任人警告,罚金3万元至30万元。

  财务造假是个技术活,有的要伪造合同、伪造验收报告、伪造发货记录等,像新绿股份直接做成了个系统工程;最次也得花一大笔钱让会计事务所“闭嘴”。但中迅邮电的财务造假手段可谓是“最聪明”的举动了。

  2017年 6 月30 日,张家港中讯邮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披露2016 年年报中称“北京永拓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对公司出具了标准无保留审计报告”。

  看起来好像是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据了解,北京永拓会计师事务所未承接公司的年报审计业务,未曾出具公司提供的北京永拓审会字[2017]第305196 号审计报告,也就是说中讯邮电披露的上述2016 年审计意见虚假。

  紧接着,12月19日,新三板中讯邮电主办券商万联证券发布风险提示性公告。公告显示,江苏证监局于2018年12月12日出具《关于对张家港中讯邮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2018]78号)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中讯邮电除了股权冻结未及时披露,还存在虚假披露2016年审计意见的违规行为。

  自己写审计意见,这可是国内创世纪头一遭,此事曝光之后,中讯邮电实控人陆正明就失联了。而事实上,2017年8月31日至今,中讯邮电从未披露过定期报告。

  2018年7月,该公司被苏州市工商管理局列入了异常经营名录,原因是企业未按规定期限披露年报。而实控人陆正明多次被法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同时列入限消名单,也因此,中讯邮电存在被法院强制执行,资产被法院拍卖的风险。这个自己做审计的新闻也只能活在人们的“茶余饭后”中。

  (温馨提示: 本文引用数据,均为官方数据,或为公开报道,未使用任何内幕消息)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kj02本港台现场报码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最快开奖结果现场直播| 本港台同步现场报码|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直播| 4887铁算盘资料开特马| 平码四中四| www.4635.com| www.7427.com| 本港台开奖现场报码室| www.111132.com| 香港世外桃源| 欣欣图库看图印刷| www.56582.com|